[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文章地图] [内容标签]
Time:2020-04-18 18:59

苏世民:教育是永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一伏多少天,奥运会开多少天,奥运会多少天,qq两个太阳要多少天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这次疫情不仅仅是中国经济的“黑天鹅事件”,也将给全球经济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给全球产业链带来巨大挑战。疫情是一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携手面对的危机与挑战。无论是美国、欧洲还是世界新兴经济体,都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疫情之下如何评估资本市场的表现?投资人如何调整策略、规避风险?如何判断新的投资机遇?线上经济是否成为投资者的新大陆?

  2020年4月10日,由中信出版集团主办的2020市场破局与投资趋势暨《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新书发布会全球同步直播,黑石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苏世民,高瓴资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郁亮,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薛澜,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双语主持人李斯璇齐聚线上,共话破局新洞察,探讨投资新趋势。

  正如苏世民在其新书中解释的那样,任何投资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处经济周期的节点。周期会对企业的成长轨迹、估值及潜在回报率造成重大影响。在不断变幻的市场中,周期性问题往往是无法避免的,但一家企业应对危机,洞察市场的能力将会成为跨越市场周期,逆境成长的强劲动力。如何在危难中砥砺前行,如何在挫折中吸取教训,如何百折不回、破茧重生,都是企业在这场危机中需要完成的答卷。

  苏世民认为,受疫情影响,全球政治经济受到较大冲击,危机加深了世界的联系,改变了政府的管理策略,减缓了民众的正常生活节奏。同时,这一冲击将在未来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影响我们的生活,在面对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情况下,企业如何转低谷向巅峰?

  第一,保有足够的资金。保持警惕,永远为明天做好准备,保持克难攻坚的态度是一家企业永恒的主题。正如他在书中所说“我们是长期投资者,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时机。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持有现有投资,直到市场走高、流动性增强、可以实现全价退出,而不是被迫在快速去杠杆化的市场进行抛售。因为这一特点,我们可以在萧条的市场环境展开更为积极的操作,选择合适的时机部署资本,以实现投资者利益的最大化”。

  第二,保护公司的人才资本。雇用和保护优秀人才是一家企业进行高效管理的秘诀。黑石的非凡成就归功于它们独特的企业文化:笃信精英管理、追求卓越、保持开放和坚守诚信,并竭力聘用拥有同样信念的人。每个人的创新和成长都会为企业注入不竭的动力。因此,危机面前,员工是企业最应该保护好的资产。

  第三,信息。永远不要放弃对世界的观察,通过便捷的连接获得的新技术、新观点、新机会将会深刻改变我们认识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在一个瞬息万变、日新月异的世界中,每个人都能像医生一样诊断出危机带来的影响,然而,能够拨开危机的外壳,提出解决方案,抢占先机,思他人之所思,为他人所不为,才能获得持续赢利的可能。

  苏世民还指出,现在全球处在一场人工智能浪潮之中,很多革命性质的变革正在发生,科技的迅速发展正在帮助大家更加真实地体验和感知这个世界。而一个拥有稳固基础的国家则可以迅速回暖重生,中国则会是全球恢复最快、最好的国家,在未来世界蓝图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而中国的未来发展将逐渐弱化对外的依赖,内部需求将保持强劲增长态势。

  张磊认为,中国有着巨大的内需基础,持续刺激经济的增长,现在是最好的重仓中国的时机。他分享了他认为国内极具投资价值的几个方向。

  一是新兴企业。中国的电商、科技企业以及BAT等互联网巨头,目前都致力于利用技术手段让生产力更高效,在以惊人的速度继续发展。这些企业是高瓴资本重点关注的方向。

  二是愿意为技术敞开怀抱的传统公司。国内很多老牌公司,像格力电器,也在不断演进和升级。他们通过线上、线下结合来不断拓宽渠道,并密切和消费者的沟通。同时,这些公司也在寻找和尝试具有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并利用先进技术来帮助企业升级和转型。

  三是医疗产业。国内的医疗产业现在还在起步阶段,而社会保障网络里面最关键的部分就是医疗,这其中蕴藏着非常大的需求。

  对于如何对新公司和新商业模式的进行估值这一问题,张磊提出,一定要关注长期价值,时间是投资人的朋友。比如亚马逊,会评估产品和公司10-20年的收益。在商业模式正确的情况下,即使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够盈利,也是值得关注的。二是要看公司能为市场和社会带来的价值。在国内,像IP或者是卫生保健的领域,是有着可持续的发展前景的。

  张磊和苏世民持有同样的观点,认为教育是永不需要退出的投资。教育能够给年轻的学生们以机会,给他们打开一扇窗,让他们有更大的可能来回报这个社会。同时,教育也能够改变世界上每一个人的命运。

  郁亮在互动中提出,2000年之前,市场是以金钱资本为主的时代,或者叫资本为王的时代。而在2000年之后,社会逐渐变成了知识资本为主的时代。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以人力为代表的知识资本的地位在不断提高。如何平衡知识资本和金钱资本二者的关系,成为了新时代企业管理的一个难点。

  苏世民指出,知识资本和金钱资本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金钱资本并不是最重要的,只有出色的人才才能够把现有的资金发挥出更大的力量,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让一个人才成长起来,需要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但是如果能够培养出来这样一个人才,公司的业务会得到提升,带来的实际收益将是非常值得的。

  苏世民与郁亮就选择10分人才的重要准则展开了讨论:8分人才是任务执行者,9分人才擅长执行和制订一流策略。10分人才,无须得到指令,就能主动发现问题、设计解决方案,并将业务推向新的方向。如果一个企业中大部分都是七八分的人才,那么下一步需要考核的就是其中是否有人渴望成为10分人才,是否有人想要变得出色和优秀。

  对于《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薛澜评价其为“拿的起,放不下”的一本书,因为此书把很多深刻的哲理蕴含在小故事里,回味无穷。这本书分成三个阶段——苏世民的年轻时期,到苏世民在金融业、投资业的经验与教训,以及近些年投身公益教育事业的经历。他认为苏世民鲜明的人格特质贯穿了他的一生,异想天开、独辟蹊径。对于这一特质的解读,李斯璇提到苏世民在耶鲁大学就读时期,就有打破传统的思想和敢于创新的勇气。当时的耶鲁大学还是男校,而苏世民却组织女子芭蕾舞团进校演出。此外,苏世民甚至组织问卷调查,并联络当地媒体发文,最终打破了耶鲁大学女生不能进男宿过夜的百年传统。

  薛澜提到,苏世民在投资过程中,有时已经发现风险,但是同时又觉得项目非做不可,最终决定将某一公司的收购和卖出放在同一天。这对很多金融从业者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但苏世民却做到了。薛澜评价道:“勇于创新同时又小心谨慎,这其实是非常矛盾的综合体,但是按苏世民的定义,就是百分之百对,不能有超过5%的失误,他就是要把两者融在一起。”

  对于苏世民先生牵头成立的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薛澜也分享了一些“八卦”消息。譬如苏世民从书院开始落地建造的时候就亲力亲为,甚至为了书院建造时的砖头选材奔波各地,最终在张家口某一砖厂选定了需要的砖材。苏世民先生会亲自面试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候选人,筛选一批又一批国内外人才输送到苏世民书院。对于苏世民书院招生的要求,薛澜说:“苏世民书院虽然旨在培养具有卓越领导力的人才,但并不意味着这些人才都要当官。苏世民书院的目的是培养能够积极地影响世界、影响他人的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

  苏世民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经历了7次大规模的市场下滑或衰退,曾在2006年做出消除全球房地产风险敞口的决定,成功预判市场风险、避免了投资失误。35年来,他穿越周期,多次逆境翻盘,资产管理总额超过5500亿美元,平均回报率高达30%以上,实现收益的稳定增长。

  他在新书《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中坦诚自己多年来的投资经验,揭秘黑石背后独特的投资逻辑,讲述自身如何通过研究市场周期判断投资机会,相信这些投资方法与决策逻辑会对时下中国金融投资领域带来全新的启示。

  如果购买尝鲜版(可以看本报告前两部分,“宏观经济信心”和“宏观经济指标”),请扫码支付19元。

  (如您是客户端用户,请将本文分享到微信打开,或保存图片/截图在微信打开,再在微信客户端进行支付。)

关键词: